諦聽禪林

「集中我們的心、清楚當下」


 「集中我們的心、清楚當下」

 

因為我們的心,一般的人有很多的事項,現在我在這坐,但是我想明天或是去(銀行),或是要去這個,然後明天怎麼樣、怎麼樣,都是這樣的往下,如果我的心,我不去後來,去一天或兩天這樣的,不管用(我記得)或(這個我喜歡)的這樣的東西

這個很不簡單,我們每個人每個當下都要記得我們在這。所以這個我們就要明白,我們要用方法,我們在繼續用方法,不要想怎麼樣、怎麼樣,不要比,這個都不需要,都不用做。如果這樣做我們繼續用我們的執著的心、我們的分別的心,這個「我」還在用,這樣的話沒辦法修行。

 

所以這個呼吸很簡單。有一個是至少吸,從鼻子數呼吸,一個從鼻子,鼻子在這,從(鼻尖)你感覺這個呼吸,這個空氣裡面進去、你感覺出去,出去的時候你數一然後呼吸二你至少到十,到十的時候,你再開始,如果你在這個睡覺從十到一也可以,或是從二十到一也可以。最重要的你知道一、然後你又知道了二 四,你要明白在這之中(就是在數呼吸的時候一定要清楚自己是在從一數到十或者是數到20或是從十數到一。就是自己是要非常清楚知道自己是在數呼吸,不要走神。)這個呼吸的感覺在這鼻尖夠了,不要走到裡面或是從這個,都不需要去複雜問題,不用很多的想法在這裡,從這就夠了。我們的目的在這裡都很簡單,不用很多的行動,都不需要,我們是有一個清楚的心,好嗎?

 

這個很簡單,如果你已經用這個呼吸的方法,這個(找尋)你也不用在數這個呼吸只是感覺這個呼吸,你呼吸的時候,進去、出去都很清楚,每個當下你很清楚,所以你的方法是:你很清醒,你知道每個當下怎麼樣子的呼吸,當這個呼吸越來越多、比較輕鬆(就是你感覺你的呼吸非常的輕、然後你無法去觸碰或是去捕捉)如果你繼續這樣做,也可以讓你的方法自然地消失,如果你的方法消失了,你不放下你的方法,講另一個說法:你的心開始有信心,我們去第二步,我們已經又進步,ok如果不是這樣的,你繼續先做數呼吸的方法,這個先做完,這個很簡單,OK

 

如果你用呼吸的方法,同時不要用其他方法,你不要擔心你的身體,不要擔心其他的東西,都只數呼吸,一個不是兩個、三個,ok一個、一個東西。但是有的時候我們用(動、功夫禪、功夫動這樣的東西)。我們用呼吸的方法,是不是很簡單。所以我告訴你這個方法,是我們坐的時候,打坐的時候,我們清醒我們的身體在這裡坐,(就是你的整個身體要感受到你的身體是坐在這裡)所以比如說,如果你說我放鬆,我放鬆這個頭部、我放鬆胸部,我放鬆大腿,這個是你集中在一個身體的一部分,但是這個(我的)方法,你坐,你感覺像一座山、一座佛寺在這裡坐,你很清楚在這裡、在這個地方坐,(就是你要感受到你整個身體,然後你身上所有的每一個部分,都是坐在那個位置上面,在這個地方你是自己有察覺到的)所以如果你感覺一個地方有痛、一個地方有癢,你馬上(當你感受到痛苦或者是什麼的時候,你就需要把你的注意力放在你的全身,而不是某個點上面)不要集中一個地方,但是你在這兒坐,這個坐(你很清醒這個坐)在這裡、在這個地方,你在禪動的時候也一樣,是你的身體做這個動作,你走路是你的身體走,你工作你的工作,你的心在這裡。一樣都一樣的。你在這兒做這樣東西。

 

夠了,你不用說我做這個東西,你不放這個「我」,明白嗎?這個方法也可以推廣,(鍛鍊)我們,這個是幫忙明白、(鍛鍊)我們。所以你可以決定你打坐的時候用這個呼吸的方法或者坐《清醒我在這坐》,(就是專注自己在坐的點上面)清醒你在這裡坐,清醒你在這裡坐,每個當下都清醒你在這坐,如果你的心去你的膝蓋,馬上你回來,你在這坐,不是集中在一個地方,你(擴大)痛、癢就沒有辦法來,本來不管用什麼方法,用三個階段,心中要清楚明白第一你再用方法你很清楚自己在這邊坐、第二你很清楚自己

分享到: